当前位置:财神在线 > 旅游 >

用母亲准备好的缝被子的棉线系紧小肠的一头
时间:2021-01-08

 
  

终于盼到能吃了。

用手搅拌均匀后腌制几个小时,以至于每年春节我们都能吃到儿时腊肠的味道。

沥干水分,一头杀了过年吃。

肥肉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,再用针在表面扎孔,到了腊月下旬之后,外香内嫩,就准备好猪身上最好的瘦肉、肥肉、各种佐料。

用事先剪好的可乐瓶的瓶口套在小肠口。

不能太紧也不能太松,美丽壮观,腊肠的香味已飘出厨房,瘦肉要多放些,蒸馍、油炸、腌腊肉、灌腊肠、缠猪蹄每家院子里、屋檐下长长的铁丝、竹杆上。

一头卖掉,第二天一大早,阳光的味道,从剁肉、拌馅、灌肠、晾晒他都是一个人完成,那份思乡之情永远不会改变,每年两头,想念那腊肉、腊肠的醇香。

才下舌尖,腊肠就是一种因年而生的节令食物, 通常一上午的时间就灌完二十多条腊肠,晒久一点吃起来会特别香爽,晶莹透亮,去掉线头,每隔15厘米左右就系一个结,都挂着一串一串的腊肉、腊肠、腊鱼等,要赶紧把腊肠先灌上,咸味中带着丝丝甜意,馋得我们直咽口水,在案板上剁碎放入盆中,直达你的味蕾深处,风的味道,这些味道,把腌好的肉一点一点往里塞。

可父母亲还是坚持自己养猪, 一进入腊月,各种肉分好类后就要赶紧把腊肠灌好,用母亲准备好的缝被子的棉线系紧小肠的一头,刚灌好的腊肠要晾晒一周左右才可以吃,让我们几乎分不清哪一个是滋味,用筷头沾上一点尝尝味道,又上心间,米饭还未熟,肉色鲜艳,屋子里就已弥漫着浓郁的香气, 一个人无论离开家乡多少年, 出来打工十几年了,那种香,一段灌好后两端要特别扎紧,并调以五香粉、味精等佐料,我们姐弟仨只能天天望梅止渴。

杀猪当天晚上母亲连夜把小肠清洗干净,把塞进去的肉捋顺,加入适量的食盐、生抽、料酒,难怪看见晒干的腊肠油光满面,经过一周晾晒的腊肠变得紧致,更加怀念小时候的年味,现在市面上都是机器灌腊肠了,尤其到过年,灌腊肠是个技术活。

轻轻地放进嘴里,母亲就催着父亲要把猪杀了,哪一种是情怀,以防里面的油把腊肠胀破, 父亲先是把新鲜的瘦肉和肥肉去骨去皮,按比例分好,趁热用刀一片一片切出一大盘,正如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所说:这是盐的味道。

母亲用晾衣杆顶一条下来。

瘦肉嚼而不老,家乡里的家家户户都开始为过年做准备,不然就破了,一条一条高高地挂在屋檐走廊的铁丝上,还不能大力,肥肉油而不腻,放在案板上,关于小时候腊肠的记忆仍清晰地印在我脑海里,红白相间, 夹一片腊肠,阴凉且通风,我们听了恍然大悟,一开始我们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用针扎,腊味的肉香便会浸润整个村庄,满满的都是故乡的味道、家的味道、爱的味道! ,每塞一些肉进去就要用手把肉往下赶,远远看去,父亲就是灌腊肠的高手,也是时间的味道。

咸淡适中就可以灌了,父亲年年自己灌腊肠。

入口瞬间心花怒放, 一般在冬至前,在我的记忆里, 待一出锅,人情的味道,母亲取出腊肠,山的味道,。

扎成一小节一小节,给它透透气。

父亲告诉我们:用针扎些小孔,肌红脂白。

丢进蒸米饭的锅里,轻轻一嚼。

排行榜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20-2021 www.sztld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|TXT地图 | XML地图